花与尘

非花

旧城警事 6

A县此刻笼罩在炎炎烈日之中,路边的杂草被晒得褪了一层干皮,柏油的大马路仿佛是冒着蒸汽的笼子,蒸得行人们汗如雨下。

李易峰在做出警前最后的准备,一把精致的4K手枪别进上衣内袋里,换上一身利于行动的便服,带上一副款式精致的黑超墨镜。换好装后,他走到警局大门口,车上的三个人已经在等他了。李易峰过去,拉开副座车门,跳了上去,车门一关,车子立刻驶出了小路,朝红桥小区进发。

车上是B组的四人。于洋在前面开车,后面坐着马天宇和张亮。他们今天都换下了警服,换上了便于行动又易于隐蔽的便服。乍一看,谁也不知道车上是居然是执行严密抓捕任务的警察。

李易峰坐上车后,视线就没有一直望着窗外,他盯着外头一排排一闪而...

8 22

逃离喧嚣

逃开喧闹的现实世界,有另一副风景。那是不和白日那些斤斤计较的琐碎连成一片的轻缓慢调,是手心还捏着的梦,也是心口放飞过的风。

旧城警事 5

李易峰把车停靠在路旁的树荫底下,信步走进了药店,屈着膝半蹲着从药架子上捡了两瓶自己惯用的跌打药,潇洒地付了钱,拎着袋子朝车子走去。

就在他开车门的一瞬,拐角处闪过了一道身影,李易峰下意识地怔了怔,那张脸他一定是在哪里见过。但由于每天涌入脑海的信息量太大,导致他一时提取无法从前额叶里提取出任何有用的信息。

算了。

他拉开车门,长腿一跨踩了上去,开着车往警局方向驶去。

马天宇一到局里,于洋和张亮便围了过来,其它组的几个组员也闻风聚了过来。

“头一天出警就挂彩,小马你这运气也忒好了吧?”于洋捏着马天宇的脸蛋揶揄地说道。

“可不是,咱们那李队可是娇嫩得很,追犯人这种事当然得交给我们下属啦,...

3 28

更文通知

《旧城警事》过两天会更新哒,这两天生病了,每天晚上都头晕晕的,影响我码字,不好意思呀各位。

1 1

旧城警事 4

马天宇正为晚上出任务的事情发愁,结果李易峰又喊他了。


“走,跟我到兴乐广场去一趟。”


“嗯?”马天宇一时没反应上来。


“还愣着干嘛?”


在李易峰的催促中飞快地跟了上去。


门口停了辆警车,李易峰把车钥匙丢给他,拉开门进了副驾驶座。


马天宇识趣地坐上了驾驶座,把钥匙插进洞里,发动汽车朝兴乐广场驶去。


“峰哥,那边有什么情况吗?”马天宇一边开车一边向李易峰问道。


“刚刚接到一起报警,说是有人在兴乐广场被抢劫了一袋现金,商场第一时间封锁了所有出口,现在在排查可疑人士。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
“好的,峰哥。”马天宇听着车速不由加快了一些,毕竟第一次出警,他...

6 22

旧城警事 3

李易峰低着头咂巴着嘴吃着一次性盒子里的快餐,一边拿起手边的卷宗斜着眼睛看着刚分到他手上的案子。一起酒吧贩毒案,警察追过去的时候,嫌犯得到风声跑了,一干人等在酒吧里搜了二两海诺因,酒吧老板当场就被逮捕了,而主犯却让丫的逃走了。

这是李易峰来之前的案子了,李易峰盯着案卷上的照片沉思了一会,这张方脸右下角有一颗明显的痣。李易峰隐隐约约地觉得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,就是一时想不起来了。

“李队,今天我们组里的新人来报道了。”是于洋的声音。于洋,李易峰手下的其中一名警察,25岁,资质一般,平时没事爱打游戏,没什么上进心,对新来的老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李易峰也不在意,他不是个爱听奉承话的人,只要把事做好...

4 23

旧城警事 2

李易峰俊眉微皱,睨眼看着躺在地上的少年,长得人模狗样的,思想觉悟不高啊!刚刚在酒吧里大言不惭地骂完警察,这转头就敢找警察叔叔帮忙了,以为我们警察真的都是吃闲饭的。

他刚才怎么说来着?道貌盎然,李易峰邪佞地一笑,弯腰向马天宇伸出了手。

马天宇飞快地抓住了他向自己伸过来的手,借着力跌跌撞撞地站起来,一个没站稳,踉跄一下就摔在了李易峰身上。

“谢…谢谢你啊哥们。”

“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李易峰瞟了他一眼,抓着他的手腕把人拉到了路边,完全没给他反应的机会,迅速地拦下一辆出租车,把人塞进了车里。

“诶,我还要找我朋友呢……”马天宇眉眼间满是焦虑,但在酒精作用下头又疼得厉害,挣扎了一会竟然就在车...

7 29

一段

旧城警事

4 21

乱了浮生 (5)

罗浮生*章远

那天晚上罗浮生睡到半梦半醒之间,突然听到隔壁传来低低的类似抽泣的声音,那阵哭声越来越明显,像在他心上挠了又挠。罗浮生在睡意朦胧中合起睡衣起了身,绕过房门向章远的房间走去。

他立在章远房间的时候,那哭声并没有停下,他凑近一看,发现人也没醒,这恐怕是又做了什么噩梦吧?罗浮生踱步到床沿,月光下男孩苍白的脸上挂着晶莹的泪痕,双眸紧紧闭着,脸上的表情却很痛苦。

罗浮生一步上去抓住了章远的手,轻轻唤他:“小远儿,怎么了?”

章远的睫毛抖了抖,身子往罗浮生的方向倾了倾,像是寻求一个安全的堡垒。

直到他渐渐安静了,罗浮生也没回自己的房间,就这么靠在床头阖了双眼。

第二天,章远一睁开眼...

2 14

乱了浮生(4)

罗浮生*章远


离章远到这个地方已经过去了十天,十天时间,并没有让他适应任何事情。他只是表现得坚强,却总在深夜时一个人偷偷地掉眼泪,沾湿了一大片的枕巾。他至今想不通,不过是一个化学实验,为什么会把他带到这个地方。他这是穿越了?还是另一个平行世界?据他这几天的摸索来看,这应该是穿越回了1927年的民国期间了吧。 

十天前,他还只是个背着书包,吃着母亲准备好的早餐悠悠闲闲地在学校里读书的学生,如今他就突然进入了一个他根本不熟悉的世界。这里鱼龙混杂、人潮攒动,处处都蕴藏着危险,稍不注意就会性命不保。在他接受了自己目前的处境之后,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顺利地活下去,然后再找到那个回去的...

14
 
1 / 17

© 花与尘 | Powered by LOFTER